添加收藏 設為首頁 舊版查詢 高級搜索
關注:
當前位置: 新聞 -> 新聞頭條

“硬仗用我,用我必勝”

——河北省滄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四位干警的戰“疫”故事

  發布時間:2020-05-11 11:30:15



金中路正核對出入人員健康通行碼。高繼光 攝


冉旭對幫扶貧困戶進行入戶走訪。羨 拓 攝


吳萌萌為年邁老人搬送快遞。張雙鳳 攝


余志剛正通過網絡進行開庭。付 龍 攝

在疫情防控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河北省滄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干警們以“硬仗用我,用我必勝”的勇氣和自信,每天奔波在抗疫防控一線,在街道、在社區筑起一道道防控疫情的“防火墻”。同時,他們狠抓審判工作,抗疫和審判兩不誤,描繪出努力踐行“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美麗畫卷。

今天,我們走近該院四位干警——金中路、吳萌萌、冉旭、余志剛,聆聽他們的戰“疫”故事。

金中路:守護社區做到死看死守

滄州中院政治部組織人事處副處長金中路是個“90后”,在疫情防控中他擔任該院疫情防控青年志愿服務隊隊長、臨時黨支部副書記。

青年志愿服務隊的60名隊員負責9個居民小區的聯防聯控工作。這些小區都是多年的老舊小區,沒有物業管理,9個小區的疫情防控工作全落在了60名青年志愿服務隊隊員身上。金中路要求大家必須盡職盡責,做到死看死守,確保小區居民的生命健康安全。要求別人做到的,他自己首先做到。

3月10日,一個男青年及其朋友開車闖入某局宿舍小區,在此值崗的金中路沖進小區,強制其退出小區接受檢查。金中路對車上人員說:“疫情期間你們闖卡,性質很惡劣,請你們把出入證拿出來。”副駕駛座位上的男青年說:“我們怎么知道進小區還得檢查,我就是這個小區的,沒有出入證。”金中路問:“你們是沒辦證還是沒帶證?”男青年回答:“我證放在我自己車上,車在肅寧。”金中路追問:“你們是從縣里來的?按要求需到社區進行登記,沒有出入證,把你們的身份證拿出來看一下。”男青年沖下汽車大聲喊道:“還要看我身份證,你有證件嗎!”他還對駕駛員喊道:“把車橫過來,把小區堵了,誰也別想進。”盡管男青年態度蠻橫,金中路仍對其耐心規勸:“現在是疫情期間,按照市里統一要求,小區進行封閉管理。按要求,外地歸來人員必須到社區登記。”這時,男青年的母親趕過來對金中路大聲喊道:“憑什么管我兒子,誰說我們從外地回來,我們還從武漢來的呢,你信啊?”她扯掉金中路的口罩,拿出手機對金中路和其他值崗人員進行拍攝,還喊道:“我非得拍拍你長得什么樣,我要告你。”鑒于這種情況,金中路讓同事報了警,自己去通知社區工作人員。有的居民對母子倆進行批評,母子倆卻說居民多管閑事。社區工作人員及民警趕到后,社區工作人員向母子二人重申登記要求,但母子二人依然大吵大鬧。于是,母子二人被“請”到派出所。經說服教育,母子二人承認了錯誤,并按要求登了記。在后來的幾天里,一些社區居民來到執勤崗,表示對管控工作的支持和理解。金中路更加堅定了為社區群眾守好門、站好崗的決心。

按照滄州市委市政府的要求,疫情期間小區居民進入小區時必須出示出入證,防止外來人員進入小區。金中路要求執勤人員必須嚴格執行這一規定。

一次,一位居民要進小區,金中路讓其出示出入證,這位居民說:“我今天有點著急的事,出門時匆忙,忘記帶證了,出入證就在家中。”金中路說:“市里和社區都有規定,進入小區要憑證,我不能這樣放你進去。要不,我陪你到家里,看一下出入證。”那位居民說:“我家住6樓,沒電梯,你還得爬上去,我肯定不是外地回來的。”金中路還是堅持陪同那位居民一起回家。金中路和那位居民爬上了6樓,金中路在門口等候,可是那位居民在家中翻了半天也沒有找到出入證。“我想起來,出入證可能在我妻子那里。”“你給她打個電話問問。”居民給妻子打通了電話,出入證果然在他妻子手里。按照金中路的要求,他妻子拍了丈夫出入證的照片后用微信將照片發了過來。金中路核對了身份證和出入證,確認兩證確系一人,這才下了樓。臨走時那位居民對金中路說:“我們小區外來戶挺多,就是應該嚴一些。”金中路笑了。

9個小區居住的居民較多,盡管在疫情高峰期,每天出入小區的居民依然不少。執勤人員不怕麻煩,嚴格執行“見證放人”的規定。但是,一旦遇到特殊情況他們也會“靈活”對待。

一天, 一位78歲的老人來到小區門口以“央求”的口氣對金中路說:“我不在這里住,但我兒子在這里住,我在樓下種了些蔥,我怕蔥爛了,我大老遠的騎車子來,你就讓我進去吧。”金中路看著這位老人,也動了心:這么大年紀了還騎著自行車往這里跑,太不容易了,不能讓老人白跑一趟。最后他選擇了一個既不讓老人白跑又要保障小區安全的辦法:自己陪老人進入小區。金中路陪老人一同進入小區后,幫助老人清理菜棚的積水、填平院里的土坑,又把大蔥拔了,直到把老人送出小區,老人感激不盡。

吳萌萌:熱心為社區群眾服務

吳萌萌是滄州中院機關黨委的工作人員,還是該院機關團委書記。疫情期間,滄州中院與滄州市檢察院等單位共同制作了“共同戰‘疫’,木蘭花開”網絡普法系列節目,做到疫情期間普法工作不掉線。作為主創人的吳萌萌從備稿、錄制到后期制作都耗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有時候備稿到凌晨一、兩點,還沒休息多久,凌晨五點又要起床去值崗,下了崗又要趕到單位錄制節目。吳萌萌在疫情期間完成錄制的三期普法短片贏得群眾好評。即使在值崗期間,吳萌萌也做到防疫與普法共推進。

一天,吳萌萌在金陽小區值崗,看見一位大娘在門口躊躇,就主動走上前問道:“您老是有什么事要我們幫忙嗎?”大娘說:“我親外甥去年跟一個姑娘訂婚了,本來開春都要結婚了,這不兩人現在鬧別扭了說要分手,看架勢這親事要黃了。我姐姐現在就擔心這彩禮咋辦啊?”大娘喘了口氣后接著又說:“彩禮10多萬加上三金錢可是他家東拼西湊好不容易攢的,這要是被女方扣下來,我姐非得上吊不可!”說著大娘的眼淚就要掉了下來。吳萌萌趕緊拿凳子讓大娘坐下,耐心解答了大娘提出的問題。大娘年紀大了,有的聽不太懂,有的記不住,吳萌萌找來紙筆一字一句地寫了下來。大娘臨走時向吳萌萌再三表示感謝。值崗期間,吳萌萌和她的同事曾幾次遇到社區群眾咨詢法律問題的事,她們都熱情接待、耐心解答。在她們看來,執勤崗既是防疫的前沿,又是普法的陣地。

吳萌萌是個熱心腸,只要社區群眾需要幫助,她都會伸出熱情的雙手。

一天早上,吳萌萌正準備吃早飯,一位拄著拐杖的老大爺走過來,看樣子老大爺已有80多歲。老大爺比比畫畫地指著體溫計,原來他要測體溫。吳萌萌告訴他,出門的人員不用測體溫,進小區才需要測體溫。老大爺堅持要測一測,他說頭暈不舒服。吳萌萌趕緊給老大爺測體溫,體溫正常。可老大爺堅持說自己頭暈,吳萌萌問他有沒有血壓高的毛病。老大爺說話前言不搭后語,說了半天大家才明白,原來老大爺血壓平時就高。“您跟誰住一起?”“您有沒有兒女在身邊?能不能聯系一下他們?”聽了吳萌萌等人的問話后,老大爺一會說女兒在附近住,一會說女兒在一個小學教書,但他不知道家人的聯系方式。她們正在焦急,一位大娘走過來對吳萌萌說:“他就在這租房住,我大概知道他住哪,他有個兒子在家伺候他。”大娘指了指一個單元:“可能是這個一樓或者二樓,你們去找找看吧。”吳萌萌安置大爺坐下休息,趕緊跑小區挨家挨戶的敲門,有的家沒人,有的說不認識老大爺,找了好幾家才找老大爺的兒子。老大爺的兒子趕緊把老人接上去了醫院。老大爺被人接走了,吳萌萌的早飯卻涼了,但吳萌萌還是大口大口地吃起來,吃得那樣香。

吳萌萌值崗的金陽小區居住著很多老人,疫情期間,外來人員進入小區受到嚴格限制。可是吳萌萌發現,每天都有不少人前來探望父母。孝敬父母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是良好的社會風尚,必須提倡。可是在疫情蔓延的特殊時期,必須對進入小區的非小區人員進行嚴格限制,以減少疫情傳播的可能,確保小區居民生命健康的安全。于是,吳萌萌與同事們商量了具體辦法:在接待看望老人的人員時,詢問老人的年齡、身體狀況,特殊情況特殊對待,如果沒什么特殊情況,就勸阻他們通過電話聯絡;如果他們實在不放心,就代他們去小區看看他們父母,然后予以轉告,讓他們放心回家;如果有人給父母送吃的、送物品,就代他們送到老人家。

一個早上,一位來小區看望獨居母親的中年男子堅持要進小區,吳萌萌講明不讓其進的理由后對男子說:“如果您給老人送東西,我們可以代勞。”男子從上衣兜里掏出幾張熱乎乎的土豆餅遞給了吳萌萌:“麻煩您了。”吳萌萌說:“這也是我應該做的,我一定以最快的速度送到,讓大娘吃上熱乎的餅。”男子說了老人的門牌號后,吳萌萌一溜煙地跑進了小區,爬上五樓敲開了大娘家的門。大娘看到一位陌生姑娘后驚呆了。吳萌萌說明了來意,大娘才知道陌生姑娘是來給自己送早飯的,大娘十分感動:“太謝謝你了,進屋歇會兒,暖和暖和。”吳萌萌笑了笑:“大娘不用啦,我還得值崗呢。”

冉旭:全力抓好農村疫情防控

今年是脫貧攻堅收官年,扶貧任務非常艱巨緊迫,可是疫情蔓延,嚴重影響了這項工作的正常開展。作為滄州中院的獻縣商林鄉壘頭村駐村第一書記,冉旭心急如焚。即使在春節休假期間,他也多次給壘頭村支部書記程國勇打電話,詳細了解壘頭村的疫情防控工作。程國勇懂得冉旭的心情,告訴他,獻縣在滄州市是疫情比較嚴重的縣,縣、鄉、村已經交通管控,出入不方便,勸他暫時不要來村。聽程國勇這樣說,冉旭更是焦急萬分,他最擔心的是壘頭村在疫情防控工作中出現問題,他做好了隨時回村的準備。

2月3日,正月初七,冉旭接到單位轉發的河北省委組織部《關于在打贏防控阻擊戰中充分發揮駐村第一書記作用的通知》后,于2月4日急速趕到壘頭村。程國勇見到他高興地說:“真沒想到你會來,既然來了,咱們就并肩作戰吧。”冉旭回了一句:“這是職責所在。”

回村的當天,冉旭和程國勇立刻召集村里兩委班子成員開了個疫情防控碰頭會。大家反映,壘頭村疫情防控工作面臨的最大困難是資金緊缺,沒錢購置防護消毒物資。冉旭與程國勇商量,號召村干部和有條件的村民捐款,以解決村里疫情防控工作的燃眉之急。程國勇和村干部們舉雙手贊同。冉旭和程國勇帶頭捐款,每人捐款1000元。隨后,村干部紛紛解囊,村民們也積極響應。滄州中院駐村隊員李海濱、羨拓知道此事后通過微信轉賬的方式每人捐款500元。不到兩天時間,全村捐款24600元。有了這筆款,村里馬上購買了口罩、手套、消毒液、消殺設備、防護服等疫情防控物資。冉旭還代表滄州中院將200個口罩、兩箱84消毒液和一批紅外線測溫儀捐給壘頭村。有了疫情防控物資,壘頭村的干部和村民們增強了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信心。

增強村民的疫情防控意識,是搞好壘頭村疫情防控工作的關鍵。可是,由誰去宣傳疫情防控知識?冉旭想到了村里等待開學的本科生、研究生和留學生。在冉旭提議下,壘頭村馬上成立了青年大學生志愿者服務隊。志愿者服務隊成立后,隊員們利用大喇叭、廣播大力宣傳黨中央有關疫情防控重要決策、黨委政府有關疫情防控重要部署和疫情防控常識,幫助村民提高疫情防控意識。同時,隊員們還廣泛宣傳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防疫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等法律法規,幫助村民提高法律觀念。志愿者服務隊的隊員們還不辭辛苦,走街串巷張貼宣傳標語,走街串戶講解疫情防控常識,受到村民們的稱贊。滄州市委市政府提出全市居民、村民辦理電子通行證的要求后,志愿者服務隊的隊員們不辭辛苦,僅用了一天半時間就完成了全村423戶村民電子通行證的登記辦理和審核認證,受到縣鄉領導的肯定和好評。

駐村隊員李海濱、羨拓回村后,冉旭與二人組成站崗執勤組,于2月26日、3月5日和3月11日三次在卡口站崗執勤,一站就是幾個小時。2月26日這天,95歲的村民魏洪書去世,其家人準備大辦喪事。冉旭知道后,與村干部上門規勸魏家考慮全村老少的健康安全,喪事簡辦,不聚餐,防止人員聚集發生疫情。魏家聽取了規勸,僅安排直系近親屬10余人參加葬禮。

在疫情防控工作中,冉旭一直惦念著村里的貧困戶,走訪貧困戶、幫助貧困戶解決困難和問題已成了他的習慣。在走訪中,他發現患有精神病的貧困戶白某在街上閑逛,而且沒戴口罩。他找到白某的姐姐后掏出200元錢,讓白某的姐姐給白某購買防護用品,并叮囑白某的姐姐照看好白某,防止疫情傳播。白某的姐姐感激不盡。

冉旭說:“壘頭村是個有2000人的大村,到目前還沒有出現確診或疑似病例,村民生活安然祥和,村里秩序一派井然。這都是全村干部和村民共同努力的結果。今后我們的主要任務就是鞏固、發展這個來之不易的成果。”

余志剛:抗疫和審判一肩挑

余志剛是滄州中院民事專業審判團隊的法官,去年他審結了300多件各類民事案件,結案率達到100%。

疫情發生后,滄州中院迅速成立了青年志愿服務隊,余志剛在第一時間主動請纓。有人開玩笑說:“余哥,人家是青年志愿服務隊,你都是快當爺爺的人了,還報?”余志剛非常認真地回答:“我青春已經遠去,但這也是黨員應盡之責!”最終,余志剛成為青年志愿服務隊里年齡最大的隊員。

加入青年志愿服務隊后,他被安排在某局宿舍小區值崗。上午值崗是早晨6時上崗,中午12時下崗;下午值崗是12時上崗,下午5時30分下崗。余志剛家住泊頭市,泊頭市距滄州市40多公里,他每天自駕上下班。如果是上午值崗,他就早晨4時30分起床,6時準時到崗。值崗以來,他沒有遲到一次。在值崗期間,他認真履行職責,絕不放過一絲隱患,受到大家的好評。

余志剛每天半天時間值崗,半天時間抓緊辦案。

獻縣郭莊鎮某村委員會與張某民間借貸糾紛上訴案,春節前,該院向雙方當事人郵寄送達了傳票,定于春節過后開庭。受疫情影響,春節過后已不能再在審判庭開庭。作為主審法官,余志剛說:“雖然疫情嚴重,但審判工作無論如何不能‘停擺’,當事人雖然不能來審判庭,但可以在網上開庭。”他讓書記員馬上給雙方當事人打電話,征求雙方當事人意見。雙方當事人均同意在網上開庭。2月3日下午2時50分,余志剛在審判庭通過互聯網主持開庭,雙方代理人在各自辦公室按時上線,雙方代理人充分舉證、質證和陳述。下午4時許,開庭圓滿完成,合議庭進行合議。合議庭認為,張某提交的轉款憑證和證人證言,能夠證明其主張的借款事實,雙方當事人之間存在合法有效民間借貸關系。該院駁回上訴人上訴,維持原判。

余志剛嘗到了網上開庭的甜頭,他不斷摸索和總結網上開庭經驗,力求實現網上開庭的最佳效果。

黃某忍與黃某娜等六人民間借貸糾紛上訴案,余志剛決定網上開庭審理此案。他立即讓書記員給各方當事人打電話,征詢當事人是否同意網上開庭。上訴人一方表示同意,被上訴人黃某娜的代理律師以自己設備與法院設備“不兼容”為由提出到審判庭參加開庭。疫情嚴重,被上訴人代理律師的要求無法滿足。余志剛與被上訴人黃某娜直接通電話,向黃某娜詳細介紹網上開庭的特點、好處和操作方法,黃某娜打消了顧慮。第二天上午,黃某娜打來電話,表示自己可以參加網上開庭。2月20日上午9時30分,余志剛在法院審判庭,上訴人委托律師在肅寧縣的律師事務所,被上訴人黃某娜等在肅寧縣自己家中,多方多地網上開庭正式開始。此次開庭僅用了50分鐘。

每天半天的值崗雷打不動,辦案也需要大量時間。辦案半天時間不夠用,余志剛就“擠”時間:工作時間安排開庭,午休或晚上時間加班加點閱卷、制作法律文書,如果時間還不夠用就住在單位挑燈夜戰。他平時養成了習慣,在車上放一箱方便面,誤了吃飯就泡上一盒方便面。從2月3日至3月13日,他已審結各類案件37件。

“作為一名共產黨員,我要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貢獻自己的力量;作為人民法官,我要時刻牢記法官職責,努力搞好審判工作。我一定加倍努力,在抗疫和審判兩個崗上作出更大貢獻!”余志剛說。

文章出處:2020年05月11日《人民法院報》05版    

 

 

關閉窗口

2020互联网彩票还会重启吗 35选7开奖结果查询辽宁 瑞波币发行 银河不朽情缘网站 亿客隆 幸运飞艇开奖网 陕西快乐10分助手下载 美女斗地主游戏单机版 巴伦西亚对塞尔塔历史战绩 青海11选5最大遗漏 600011股票走势图 微信捕鱼千炮版 金游南京麻将ios 005期26选5开奖结果 贵州11选5玩法介绍 篮球即时比分手机 福建麻将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