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設為首頁 舊版查詢 高級搜索
關注:
當前位置: 文化 -> 法官文學

在天橋西法庭的歲月

  發布時間:2020-10-16 10:06:05


那年9月,剛出校門的我被分配到廊坊市人民法院工作,但根據法院規定,得先下法庭鍛煉數年。于是,我來到了天橋西人民法庭。

法庭門口不大,如果除去門口懸掛的牌匾,你真的以為這里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農家院。院里出出進進的,除了法官,還有公安民警。因為一個門里,西邊是法庭,東邊是派出所。

初到這里,我感覺到的是一種滿足。這種滿足來自周圍氛圍的影響。那天,分配在廊坊的同學到法庭看我。他們喧鬧著擠進那小小的法庭。雖然這里物質條件不算優裕,但從他們那油然而生的敬畏的口氣中,我感覺到了“法官”的自豪,那高高掛在墻上的法徽更給了我職責的尊榮。

幾天后的一個下午,太陽剛剛隱沒在西山,一個穿便裝的年輕警官湊到孤獨坐在法庭門口的我身邊,問:“小伙子,你是哪畢業的?老家是哪里的?”我怯生生地一一回答。“能留在這里,你挺不簡單了!”我不懂他話語內在的含義,但聽得出來他對我的肯定。

30年后,有一次在固安開會,再次遇到已是市公安局副局長的他,回想起法庭里的那段歲月,都不禁感慨:“時間過得真快呀!”

法庭的生活是艱苦的。一個毛頭小伙子,出了校門,走上社會,被空投到一個沒有熟人的小天地里,確實不知所措。就拿吃飯來說吧,沒有親人給做飯,院里也沒有食堂。好在門前就是繁華的街市,今天吃碗面,明天喝碗湯,東一頓西一頓地湊合。很快,冬天來了,我想到老家的辦法,在集市上買了幾百斤大白菜,碼在法庭門口,又買來一口鐵鍋。逢刮風下雪天,我就到集市上買幾大塊帶肉的羊骨頭,丟在鐵鍋里燉湯,涮白菜吃。

法庭一共五六個人,除了我,都是拉家帶口的。晚上他們各回各家,法庭便只留下我一個人,守著一張床、幾張辦公桌,還有一只鐵皮爐子,不僅要學著生火,還要學會封管,否則,稍不留神,第二天就會弄得滿屋煙霧繚繞。為了生火,我常常被熏得灰頭土臉,淚水漣漣。

孤身在外最需要的是溫暖和關懷。法庭的王庭長非常關心我。每到禮拜天,他就讓愛人在家做一頓豐盛的飯菜,叫我去吃。王庭長是東北人,他家做的東北菜很對我胃口。那黑色純正的木耳和細白柔嫩的酸菜白肉,讓我吃得狼吞虎咽。還有那位比我年長十來歲的景懷兄,他的家就在法庭前面。他離我最近,也照顧我最多。不是請我到他家吃飯,就是飯后過來陪我聊天,問寒問暖。同樣是學生出身的他,更多的時候是對我的工作加以指導。

除了他們,還有其他許多人,為我筑起了一道溫暖的保護墻,讓我一個異鄉人忘卻了孤單。

對于法庭工作而言,我是個新生。雖然學的是法律專業,但尚未經過審判實踐的歷練,從理論到實踐,都需要老同志的引導,甚至需要手把手地教。老師們都是熱心腸,不遺余力地教導我。我買了輛自行車,誰叫我就跟誰走,誰帶我就當誰的書記員,串街走巷、穿堂入戶、進企業、入村莊。

天橋西法庭的管轄范圍不大,但事情有大有小,有的還很復雜。我們常常會迎著朝陽出發,伴著夕陽歸來。那自行車鈴鐺清脆的聲響,陪我度過了一段法律理論與審判實踐相結合的時光。

白天忙碌,晚上我便開始安排自己的生活。通常,一個人吃過晚飯,我會翻出當天的報紙,找一些自認為好的內容,把它剪下來,貼在一個自己裝訂的厚厚的大本上。有時,回想一下白天辦案中遇到的問題,翻書查查資料。當時,不像現在這么智能化。還記得有一次,我們在辦案中遇到了“總成”這個概念,怎么也查不到資料,討論起來也是莫衷一是。后來,還是大家找到專業搞機械的師傅,在他們通俗易懂的表述下,我們才弄明白了它的準確含義。

法庭的生活也是浪漫的。每當夜深人靜,門外的鬧市消盡了喧嘩,派出所那邊也停下了匆匆的腳步,熄滅了燈光,前排的住戶早早地進入了夢鄉,我會站在空寂的院落里,透過身旁那顆白楊樹的枝葉,望著滿天的繁星和那卓爾不群的北斗七星,任思緒飛揚。偶有所感,我便趕緊回到室內泛黃的燈光下,寫下心中對喜愛的人和事的贊美。天橋西法庭,是我走上社會的起點,也是我終生難忘的地方。

(作者單位: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

文章出處:河北法制報    

 

 

關閉窗口

2020互联网彩票还会重启吗 炸金花 三张牌_进入游戏 体彩p3大老人预测今天 最快的nba比分网 比特币现金未来潜力 江苏时时彩11选五 mg电玩网址 11选5图标 急速赛车开奖 比特币交易退出美国 美女捕鱼赢话费下载 美女麻将小游戏 双色球中奖号码预测 新疆11选5走势图百度乐彩 想开一个比特币平台 qq游戏qq二人麻将外挂 腾讯棋牌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