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設為首頁 舊版查詢 高級搜索
關注:
當前位置: 審判

僅憑“借支條” 能否免除他的還款義務

發布時間:2020-11-16 15:16:24


蔣某和韓某合伙在工地上承包工程。2002年,蔣某向韓某借款10萬元,并出具了借支條,載明“今借支韓某壹拾萬元整”。后韓某一直沒有要求蔣某還錢。直到2018年,韓某向蔣某索要欠款,蔣某總以種種理由推托,不肯還錢。韓某便將蔣某訴至望都縣人民法院,請求法院判令蔣某返還借款10萬元及給付借款期間的利息。

蔣某辯稱,本借支條發生于二人當時所在的某小區的工地,當時二人合伙承建該小區工程,韓某為處理合伙事務,預支給被告蔣某招待費等相關費用。所以,被告蔣某打了一張借支條,而不是借款條。何況,從借支事實發生至今已經16年之久,韓某從未主張過權利,本案超過訴訟時效。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蔣某稱該筆借款是借支的合伙工程款,用于合伙事務,但蔣某提供的證據不能證明款項來源及款項用途。2002年,二人進入某小區工程后不久,蔣某就退出合伙,而蔣某向韓某借款發生在退出合伙之后。從被告向原告出具的借支條來看,明確寫明今借支“韓某”10萬元整,而不是向公司借支,故對被告蔣某的主張,不予采信。對韓某訴請蔣某歸還借款10萬元的訴求予以支持。韓某雖主張被告給付利息,但未提供約定給付利息的證據,故不予支持。本案中,對被告主張超過訴訟時效的觀點,不予支持。依照相關法律判決被告蔣某應返還原告韓某借款10萬元。

說法

本案爭議的焦點有兩點,一、被告蔣某所寫的“借支條”應如何認定,原、被告雙方借貸關系是否成立。二、本案訴求是否超過訴訟時效。

借支條和借條雖然一字之差,但意思卻完全不一樣。借支條,一般多見于單位與其內部職工之間,屬于單位臨時要求員工為單位辦理公務,而支取一定的款項給員工,事后據實報銷的一種內部財務憑據,在法律的角度來說,是合同的一種。借條則是表明雙方存在著債權債務關系的憑據,一般由債務人書寫并簽章,表明債務人已經欠下債權人借條注明金額的債務。借支條的權力義務主體通常是個人和單位,個人向單位借支差旅費之類的。而借條權利義務關系的主體通常是個人和個人層面。本案中,蔣某雖然寫下的是“借支條”,但在借款時,蔣某已經退出合伙,也寫明了是向個人借款,而不是向公司借款,其本質屬于民間借貸,應認定為是借條。原、被告雙方借貸關系是成立的。

關于訴訟時效,我國《民法總則》確立了兩種訴訟時效制度,即一般訴訟時效和特殊訴訟時效制度。一般訴訟時效制度為3年。特殊的短期訴訟時效為1年,長期訴訟時效為20年。民間借款糾紛的訴訟時效制度一般適用3年的一般時效制度,當借款合同期限屆滿之日起3年內為有效的訴訟時效期間。

在沒有約定履行期限的情況下,債務人可以隨時向債權人履行義務,債權人也可以隨時要求債務人履行義務。但如果債權人未曾主張債權,就不能開始計算訴訟時效。訴訟時效應從債權人主張還款之日起算。

訴訟時效因權利人主張債權或者義務人同意履行義務而中斷后,權利人在新的訴訟時效時間內,再次主張權利或者義務人再次同意履行義務的,可以認定為訴訟時效再次中斷。從再次中斷時起,訴訟時效期要重新計算,且訴訟時效中斷不受次數的限制。但是主張訴訟時效中斷,必須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債權人若一直沒有主張權利,則適用最長訴訟時效期。從債權債務關系發生之日起計算20年,超過20年的,法院不再予以保護。

本案中,原、被告未約定借款歸還時間,韓某可隨時向蔣某主張權利,訴訟時效從韓某主張還款之日開始起算,故本案并未超過訴訟時效。

文章出處:河北法制報    

 

 

關閉窗口

2020互联网彩票还会重启吗 福彩3d走势图专业版走 真人麻将怎么下载 广东11选5遗漏 青海快3开奖数据 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360 大众麻将游戏免费下载 河南麻将1分2元微信群 福州麻将规则胡法 加拿大快乐8预测网 手机彩票网站 北京麻将怎么下载 腾讯棋牌官方下载 单机麻将下载免费版手机版 七乐彩精准99%定胆杀号 河南十一选五下载 一肖中码免费公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