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設為首頁 舊版查詢 高級搜索
關注:
當前位置: 文化 -> 法官論壇

正確處理六個關系 推動新時代人民法庭工作高質量發展

  發布時間:2020-11-19 08:33:51


人民法庭是人民法院最基層的單位,處于推進社會治理、服務鄉村振興的最前沿,承擔著化解矛盾糾紛、維護基層社會穩定、保障和促進社會公平正義的重要職責。做好新時代人民法庭工作,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剛剛結束的第四次全國人民法庭工作會議部署了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的人民法庭工作,強調要深入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工作會議精神,切實增強責任感、使命感、緊迫感,推動新時代人民法庭工作高質量發展,為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開好局、起好步提供有力司法服務。貫徹落實此次會議精神,推動人民法庭工作高質量發展,筆者認為,必須正確處理六個方面的關系。

一、正確處理繼承與創新之間的關系

人民法庭制度是中國司法的一大創造,它發端于土地革命時期,形成了獨特的審判方式——“馬錫五審判方式”。新中國成立后,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人民法庭制度不斷鞏固和發展,確立了“三個面向”(面向基層、面向農村、面向群眾)和“兩便”(便于當事人訴訟,便于人民法院依法獨立、公正和高效行使審判權)原則,在化解矛盾糾紛、維護基層社會穩定、推動法治中國建設方面發揮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當前,人民法庭工作面臨的形勢發生了很大變化,特別是隨著經濟的發展、科技的進步、交通的便利,人民群眾訴訟比以前方便很多,對公正司法的要求越來越高,司法需求呈現多元化發展趨勢。而與此同時,人民法庭審理的案件數量大幅增長,審判任務日益繁重,人案矛盾突出。人民法庭工作自身也出現了一些問題和困難:有的人民法庭布局不合理、職責不明確,職能作用發揮得不夠理想;有的工作力量配備不足,法官助理、書記員等司法輔助人員緊缺;有的參與社會治理的主動性不夠,方式方法有待改進;有的信息化建設滯后,沒有跟上時代發展節奏;等等。對人民法庭工作中出現的問題和困難,我們要辯證地看待和分析,要看到人民法庭存在的社會基礎和制度優勢并沒有發生根本改變。從社會基礎來說,雖然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飛速發展,社會面貌出現了巨大變化,人民群眾生產生活方式也發生了重大改變,但我國幅員遼闊,地區和城鄉差異大,廣大農村特別是偏遠地區群眾對人民法庭就地就近提供司法服務的需求仍然普遍存在,人民法庭迅捷簡便的矛盾糾紛調處工作仍然深受人民群眾喜愛和歡迎,人民法庭制度存在的土壤依然廣袤而厚實。從制度優勢來說,人民法庭制度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司法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承載著眾多的制度功能。第一,人民法庭是黨和國家聯系群眾的橋梁和紐帶。人民法庭扎根基層,面向農村,與人民群眾打交道最多,做好人民法庭工作是厚植黨執政群眾基礎的重要工作。第二,人民法庭制度是司法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具體體現。人民法庭制度最直接體現人民司法依靠人民、聯系人民、服務人民的優良傳統,最大限度地便利人民群眾訴訟,滿足人民群眾多元化的司法需求。第三,人民法庭是深化依法治國實踐、促進社會治理、推動平安中國建設、服務鄉村振興戰略實施的重要力量。人民法庭多數分布在農村,處于司法參與基層社會治理的第一線,通過執法辦案、化解矛盾糾紛、提出司法建議,開展巡回審判、以案說法、送法下鄉等形式多樣的法治宣傳教育,維護基層社會穩定和諧,增強基層干部群眾的法治觀念,推進鄉鎮政府依法行政,促進形成自由平等、公平正義、誠實信用的法治環境,在構建基層社會治理新格局、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中承擔著不可替代的重要職責。因此,我們決不能因為人民法庭工作出現了一些問題和困難而動搖對人民法庭制度的信心。進入新時代,面對新形勢,一方面,我們要旗幟鮮明地堅持人民法庭制度,繼承人民司法的優良傳統;另一方面,要強化改革創新意識,堅持因時而變,因地制宜,推動人民法庭工作不斷實現新發展。要認真總結推廣好經驗好做法,充分發揮基層的首創精神,將頂層設計和基層實際緊密結合,探索形成可復制可推廣的人民法庭工作經驗。要堅持問題導向,切實解決好人民法庭工作中出現的問題和困難,積極調整人民法庭的布局、職能定位和工作部署,讓人民法庭工作更好地適應時代發展需要。要認真落實司法體制綜合配套改革各項要求,不斷完善人民法庭工作機制,積極探索做好人民法庭工作的新思路、新舉措,全面提升人民法庭工作水平。

二、正確處理便于當事人訴訟與便于人民法院依法公正高效行使審判權之間的關系

科學布局人民法庭,是做好人民法庭工作的基礎。最高人民法院一直高度重視人民法庭布局工作,在先后于1999年、2005年、2014年制定下發的《關于人民法庭若干問題的規定》《關于全面加強人民法庭工作的決定》《關于進一步加強新形勢下人民法庭工作的若干意見》中對人民法庭布局都作出了明確規定,并根據形勢發展和工作需要,不斷調整部署。2014年的《意見》中提出,積極推進以中心法庭為主、社區法庭和巡回審判點為輔的法庭布局形式,戒除脫離實際貪大求多的錯誤觀念,避免司法資源浪費和法庭建設、管理、維護困難。應當說,“以中心法庭為主、社區法庭和巡回審判點為輔的法庭布局形式”是符合當前人民法庭工作實際的,但這一規定在一些地方沒有得到很好落實。少數地方將人民法庭并入基層法院機關辦公,人民法庭有名無實;有的地方人民法庭設置過于密集,辦案力量過于分散,影響了審判效率;少數地方法院在司法改革后實行隨機分案,以均衡各人民法庭與院機關人員的辦案任務,導致當事人訴訟不便;一些城區人民法庭與基層法院機關職能高度“同質化”,沒有有效發揮人民法庭應有的作用。科學布局人民法庭,關鍵要正確處理好“便于當事人訴訟”與“便于人民法院依法獨立、公正和高效行使審判權”兩者之間關系,既要考慮方便群眾就地就近參加訴訟,又要考慮人民法院統籌配置司法資源、提高司法效率,在二者間取得平衡。同時,人民法庭布局還要兼顧當地的地理分布、城鄉發展水平、交通區位、建設用地以及基層法院的人員編制、經費狀況等。現階段,正確處理“兩便”之間關系,做好人民法庭布局工作,應當遵循內涵式、集約化的發展思路,繼續推進“以中心法庭為主、社區法庭和巡回審判點為輔”的人民法庭布局。一方面,大力建設中心法庭,有效整合分散的人民法庭資源,集中配置人員、經費、裝備,提高資源使用效率,避免司法資源浪費。同時,要深化改革,健全完善人民法庭工作機制,進一步提升人民法庭審判質效。另一方面,在交通便利發達地區,適當擴大中心法庭管轄區域,在中心法庭轄區內廣泛設立巡回審判點,對于中心法庭轄區內的原有人民法庭,可以因地制宜改造為巡回審判點、便民聯系點,形成由基層法院、人民法庭和巡回審判點組成的點線面結合、城鄉全覆蓋的司法服務網絡,最大限度滿足人民群眾的司法需求,為人民群眾提供便利的司法服務。

三、正確處理執法辦案與參與社會治理之間的關系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全面部署了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各項任務,指出社會治理是國家治理體系的重要方面,必須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完善黨委領導、政府負責、民主協商、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科技支撐的社會治理體系,建設人人有責、人人盡責、人人享有的社會治理共同體。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強調,“十四五”期間要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制度,實現社會治理特別是基層治理水平明顯提高的目標。人民法庭扎根基層一線,是推動社會治理的重要力量,在構建基層社會治理新格局中擔負著不可替代的重要職責。做好新時代人民法庭工作,必須統籌協調好執法辦案和參與基層社會治理之間的關系,堅持執法辦案和參與社會治理兩手抓、兩手硬,既要及時公正地處理好每一起案件,又要積極主動地開展法治宣傳教育、司法建議、推進矛盾糾紛多元化解機制建設等工作,確保人民法庭職能作用得到全面充分發揮。要立足審判職能參與基層社會治理,堅持依法原則,切實做到不缺位、不越位。要在地方黨委的統一領導下,緊緊圍繞黨委政府的中心工作,積極創新參與基層社會治理的途徑和方法,提高參與基層社會治理的實際成效,但絕不能超越法律規定,代行其他機關的職責和權力。就人民法庭參與基層社會治理的路徑來說,主要包括以下三個方面:第一,為社會治理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充分發揮司法的規范和引領作用,通過巡回審判、公開宣判、以案說法、送法下鄉等工作,培育基層社會的法治意識、法治思維、法治精神,提高各類社會主體學法、守法、用法能力,確保社會治理依法進行。第二,推動提高社會自治能力。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思想,充分尊重人民群眾和社會組織的主體地位,調動各方積極力量,提高社會主體應用法律實現自我管理的能力,促進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第三,緊緊依靠地方黨委領導,傳承發展新時代“楓橋經驗”,完善社會解紛體系,堅持源頭治理、預防為主,把非訴訟糾紛解決機制挺在前面,重點加強“一站式”多元解紛體系建設,構建訴訟與非訴訟相銜接的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防止矛盾糾紛向外傳導、向上溢出,培育社會有機體對矛盾糾紛的自愈能力。

四、正確處理司法服務大眾化與審判工作專業化之間的關系

人民性是我國司法的根本屬性,它決定了我國司法必須堅持大眾化的發展方向,盡可能貼近群眾、服務群眾,以人民群眾聽得懂、看得見、易接受的方式來開展工作,為廣大人民群眾提供簡易便捷的司法服務。與此同時,審判又是一項專業性很強的專門工作,有其自身規律,必須按照法律規定的程序和要求進行。人民法庭扎根基層,與人民群眾打交道最多,做好人民法庭工作,必須正確處理好司法服務大眾化和審判工作專業化之間的關系,既要積極主動適應人民群眾的司法需求,為人民群眾訴訟提供通俗易懂、高效便捷的司法服務,又要尊重審判規律,恪守程序規則和必要的司法禮儀,充分保障當事人訴訟權利,確保每一個案件實體公正、程序公正。從總體上看,長期以來,各地人民法庭能夠把司法服務的大眾化要求與審判工作的專業化要求結合起來,辯證統一地對待和處理二者之間的關系。但是,也有少數干警在工作中對此把握得不夠好,有的過于強調司法審判的專業化要求,對當事人的合法合理需求不能及時回應和滿足,增加了當事人訟累;有的工作中忽視了審判的專業化要求,案件處理存在瑕疵,對當事人訴訟權利保障不到位。對此,我們必須高度重視,認真加以解決。進入新時代,人民群眾的司法需求呈現出更加多元化的趨勢。在東部先進發達地區,隨著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人民法庭審理的案件數量和類型日益增多,社會和人民群眾對人民法庭審判工作的專業化要求不斷提高。在經濟社會發展相對落后地區和廣大農村,人民法庭審理的案件類型仍以婚姻家庭等傳統民事糾紛為主,人民群眾的司法需求仍然以大眾化的司法服務為主。因此,我們必須堅持因地制宜,統籌兼顧司法服務大眾化和審判工作專業化這兩個方面的要求,在公正高效地審理好每一起案件,為各類群體提供普惠均等、便捷高效的司法服務的基礎上,根據形勢發展需要,高度重視人民法庭的專業化建設,注重人民法庭的專業團隊建設和專業能力提升,增強程序意識和規范意識,積極提高人民法庭審判工作專業化水平,最大限度地滿足人民群眾的多元化司法需求。此外,具備條件的地方,可以積極探索在城區設立金融、家事、物業、道交等專業化人民法庭,集中審理類型化案件,統一同類案件的裁判標準,提高同類案件的審判質效。

五、正確處理提供智慧訴訟服務與開展巡回審判之間的關系

近年來,隨著智慧法院建設的不斷推進,人民法庭的信息化建設和應用水平得到了極大提升,許多地方的人民法庭連接了大數據平臺,完善了線上線下訴訟服務體系,開通了網上立案、網上辦案、庭審直播、文書上網、電子送達等功能,為人民群眾提供“一站式”訴訟服務。人民群眾可以足不出戶通過互聯網參加訴訟,獲得智能、高效、便捷的司法服務。但與此同時,我們也要清醒看到,我國各地經濟發展程度、基礎設施建設情況等存在較大差異,一些偏遠地區網絡設施建設還不完善,很多基層群眾還不能熟練使用互聯網設備,廣大農村地區還保留著“當面鑼對面鼓”地辨明是非的傳統,等等。因此,我們要在積極推進人民法庭信息化建設、推廣智慧訴訟服務應用的同時,繼續傳承和發展好巡回審判的優良傳統,深入基層、深入群眾,實地調處矛盾糾紛,最大限度地滿足不同群體的司法需求。要積極推進巡回審判制度與信息化建設應用相結合,推廣車載巡回科技法庭、移動背包科技法庭等新型巡回審判方式,讓人民群眾獲得更好的訴訟服務體驗。要著力推進一站式多元解紛和訴訟服務體系建設。一方面,要切實強化人民法庭就地預防化解矛盾糾紛功能。堅持和發展新時代“楓橋經驗”,緊緊依靠地方黨委領導、政府及相關部門支持,將非訴訟糾紛解決機制挺在前面,構建、完善“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最大限度地把矛盾糾紛化解在訴訟之前。另一方面,要在人民法庭普遍建立訴訟服務站,在鄉鎮建立訴訟服務點,廣泛開展巡回服務、網上服務等,推動訴訟服務重心向基層下移,把更多資源下沉到基層,切實提升基層的訴訟服務水平。

六、正確處理工作任務與隊伍建設之間的關系

近年來,人民法庭審理的案件數量大幅上升。2015年1月至2020年9月,全國人民法庭共受理案件2517萬余件,審結2410萬余件,平均每年收結案400多萬件。而截至2020年9月,全國10759個人民法庭共配備干警53824名,其中員額法官18969名,平均每個人民法庭只有5名干警、不到2名員額法官,員額法官年人均審結案件220余件。除執法辦案工作外,人民法庭還有大量的參與社會治理、推進矛盾糾紛多元化解工作,任務十分繁重。而與此同時,隨著司法體制改革的深入推進,基層法院普遍存在員額法官緊缺、審判輔助力量不足問題,人民法庭的人員配備難以保障。人民法庭工作任務和工作力量配備不相適應的問題在一些地方十分突出。推動新時代人民法庭工作高質量發展,必須正確處理工作任務與隊伍建設之間的關系,想方設法解決人民法庭工作力量配備與工作任務不相適應的問題。第一,要堅持內涵式、集約化的人民法庭布局思路,統籌人民法庭的人力資源配備,擇優選配人民法庭庭長,按照司法體制改革要求加強新型審判團隊建設,優化人員結構,提高人員使用效能和工作效率。第二,要積極爭取外部有利條件,主動將人民法庭工作融入當地黨委領導下的基層社會治理體系,聯合各方面力量共同做好社會治理的各項工作。同時,借助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促進訴源治理、矛盾糾紛多元化解,盡可能通過非訴訟方式化解矛盾糾紛,遏制案件數量不斷增多的趨勢。第三,要積極主動爭取地方黨委政府支持,通過購買社會服務等方式加強法官助理、書記員、安保人員等工作力量配備。要辯證看待和處理工作任務與工作力量配備之間的關系,切實擔負起、履行好各項工作職責,特別是參與基層社會治理的各項工作,以卓有成效的工作業績贏得地方黨委政府的重視和支持;在地方黨委政府的重視和支持下,進一步加強和充實工作力量,推動各項工作更加深入有效開展。

http://rmfyb.chinacourt.org/paper/html/2020-11/19/content_173880.htm?div=-1

文章出處:2020年11月19日《人民法院報》02版     

 

 

關閉窗口

2020互联网彩票还会重启吗 南京麻将100算法 山西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福建快三75推荐 三分彩网址 注册送300元现金444棋牌 91街机捕鱼网站 山东体彩11选5技巧 5020福建体彩22选5 四川快乐12直选三遗漏 金沙棋牌苹果手机下载 腾讯欢乐麻将咋玩的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血流成河 青海快三怎么攻破 彩票中奖规则 国际金沙棋牌游戏 江苏麻将下载安装